澳门威尼斯官网

加班——设计师的宿命?

厉害了龙套将
管理3


建筑设计行业下行,对应到设计公司不是活儿少人多没事儿干,反而是越来越忙,无止尽的加班。
很多设计师都在抱怨加班太多,工作太累,有多累暂且不表——这不是最惨的。
最极端就是加班给加死了。这里可以少说,这里可以少说,参见微信公众账号80建筑的 2016建筑师非正常死亡报告

就算是加班加到这个程度,收入还在下降……



为什么要加班

传言是这么解释的,说身为一个设计师,如果死于加班的话,死后会升入天堂,还有72个新垣结衣。

悲惨至此,肯定要问个为什么。

自助餐效应

对普通上班族而言,早餐一般都是比较简单的,一个面包,一个鸡蛋外加一盒牛奶——甚至是拎在手上,在上班的路上完成的。同样的普通人,住进了酒店——含早的那种,早餐的饭量竟然能大出好几倍!何也?吃多吃少都一样的价格嘛,当然就尽量多吃啰。

设计师为何加班多?还不就因为甲方并不会为多出的工作量买单。既然做多少轮设计都只付一轮设计费(这一轮设计费付不付还不一定呢),那干嘛不多让他们做几轮呢?
要命的是这比自助餐还可怕,人的胃容量终究是有限的,而甲方对更多方案的欲望是无限的。大不了就是拿了八十个方案扔掉七十个先——反正又不要钱,老板真看了八十个方案吗?估计有七十八个都被职业经理人尝一口然后整个扔掉了!


满汉全席

同学聚会的时候,那些国企里专做高大上项目的设计师同学提到政府项目,最怕的就是 “穷举法”。地产精英们又何尝不爱穷举法呢?就算是老板没想过 “穷举法”,职业经理们也会用此大法来表达自己的功劳和苦劳。我就做到过重庆当地一家知名地产商的项目,方案设计开始的时候是做联排别墅,后来变成多层洋房,高层住宅,超高层住宅!也就是说一个项目几乎把市场上能够有的住宅产品类型做了个遍。别以为类型变化就完了,就说超高层这个类型吧,也有110米,120米,150米的不同组合,这还只是塔楼的一个分类,就算是塔楼,还得有一层六户,八户,十户,十二户的探讨…… 由于在重庆,地形复杂,裙房部分还有整层拉平,大分台,小分台,整体做斜板……各种做法,算算排列组合的可能性吧。方案做了两年多,报批方案五六个大版本,其间修改出几十个小版本(由于转行IT开发SaaS,现在术语用得有点混杂),我离职了。别以为这方案只做了两年多,我离职又快两年,那个项目还在报方案!更悲催的是,那家公司的市场总监还换人了!
跟这家公司打了几年交到,跟设计部的人也熟了,反正我也不想干了,所以常能跟他们说心里话,

“你们就是来到我们店,说是要吃点东西,然后尝遍了满汉全席,给了一道红烧肉的定金,还说尝到的菜都不合口味……”


设计部的哥们笑而不语,后来关系还处得不错。


还是自助餐效应

设计师同甲方之间还隔着一个设计公司老板。
如果一个方案做八轮,甲方只给一轮的钱(或者说是要给一轮的钱,给不给还再说),而设计公司老板要付给员工八轮的工资,相信这样的情形也不会如此普遍。现实情况是,有些设计公司老板让员工做八轮也只给一轮的钱。还是自助餐效应,反正又不多给钱,那就让他们多做几轮吧。设计师的劳动,就是自助早餐的菜,对了,还让打包,当然就有加不完的班了。


以产出下限保证工作量

对于公司来说,给员工越大的自由度,越有可能达到员工工作产出的上限,反之越严格的管理,越能保证员工产出的下限,只是说,对于基层的员工,上限就那样了,越自由反而下限越低。公司知道薪资不再能刺激员工的工作,上限就那样了,反而控制员工工作的下限更重要,那么直接强化这个工作的下限控制,用考勤方式把工作时间保证到一定长度,可以确保一个安全的工作产出量。说白了就是,知道你们没效率,那就通过加班把工作量提上去吧!

让人不得不加班的损招


考勤强制

不会有公司出规定, 必须早上9点上班,晚上9点下班。实际情况是,就算你加班到半夜,第二天考勤照旧。


压力同化

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都在加班,就你这么大本事,事情做完了按时下班?能说你的图纸就没一点毛病吗?甲方百分之百就满意了?
好吧,看看甲方是怎么想的。


那算了,我还是继续加班吧……
你以为加班足够多,就不会被甲方弄哭?
……

文化诱导

“你知道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是什么样子的吗?”
科比老师一句话激励了多少设计师!
我们不但知道凌晨四点的上海什么样子,从夜里10点到清晨8点,每一个时间段上海的样子我们都TMD知道。
我们大学的时候,其他系的同学听说你是建筑系的,第一反应就是 “能熬夜”。这加班的种子可是在念书的时候就种下了……
后来,是不是常常在朋友圈里面看到有人深夜发办公室灯火通明的照片?都在说我们是多么的努力呀。 不加班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设计的。

改头换面

当简单考勤制度遭到越来越多的抵制时候,于是聪明的公司采用另一种方式,中国修正改良的『弹性工作制』粉墨登场。告诉大家,没有考勤了,咱们弹性,早上最晚在某个时间点到公司,每天工作8小时,早来早走,晚来晚走!实际上呢,早来晚来都走不了,一旦你流露出我做完了我要回去了,领导会亲切来关怀你,大家都还在工作呢,你走了不好交流啊,你是不是没事了?XX正在赶几个项目,你帮他一把?于是你只好说,我这个还没做完,那我再继续做一下吧。

副作用

加班文化对员工的副作用是显而易见的。


对公司的副作用没有员工那么明显,但一样的道理。还是回到最简单的 “自助餐效应”,如果有家自助餐厅是以价格便宜,还让打包加赊账为卖点经营下去的,至少有两点可以肯定,第一,这餐厅肯定不是什么好餐厅;第二,这餐厅注定开不了多久。
好设计,也只有在相对放空的状态下才能做出来。天天加班的设计师,面对眼前的问题就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了,哪里还有什么创造力?有个理论说,人要是长久处于经济拮据或是高强度重复劳动的状态,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和理解能力都会下降——听起来太拗口?好的,简单讲,就是 “太穷太忙变傻逼。”
强调加班文化的设计公司,有可能会留下勤奋的员工,但更有可能是逼走真正有能力有创造力的员工。


对策


跟对人

这是基层员工的对策,办法不太多,尽量吧。要想有前途,还得跟着有担当的项目负责人做事。负责人就是要负责任的人呀,不合理的要求要想办法挡回去,要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告诉甲方,有些选项是明显走不下去的,不用浪费精力。实在挡不回去,也应该让甲方知道设计方的工作量有多大。我在负责设计项目的时候,就常跟甲方设计部哥们说,不就是让我们死给你们看嘛!死给他们看了好几次,只要是仍有一息良知尚存的甲方,多少都会有一点愧疚感的。
比如说,把他们折腾过的所有可能性,弄成一张思维导图。



心里有 “数”

大多数设计公司高层管理者其实也不想大家拼命加班。是的,最重要的事情是要 “活下去。” 吃的东西都没什么营养所以要吃很多才能活下去。算算账,区分下这些没什么营养的东西,到底哪些真的是一点营养都没有还TM有毒,哪些多少还有点营养,总不是坏事吧。吃了没营养还有毒的东西就别吃了,留着精力吃还有点营养的东西吧,有选择的意识,才能越吃越好,往上走。这就是我们开发Time-cost网络工具的根本原因,希望设计师们能够有个工具量一量,究竟哪些是好项目,哪些项目根本就是毒项目。真正做到心里有 “数”,才能离开生死线,有尊严地活下去。

合理调配资源

设计公司配置到项目上的资源无非就是时间,钱和人。人放到项目上去花时间,花了时间人就会向公司要钱。有些设计院号称是要 “不惜一切代价”完成设计任务,要小心这里的 “代价”到底是谁的代价。逼着员工加班,却不给员工相应回报的公司,这 “代价” 就是员工的代价,当然,长此以往,最后还是公司的代价。有担当的公司, “自己约的Pao,含着泪也要打完”,加完班把员工的加班费发齐了,才能吸引到更优秀的人才。前面一种设计公司不是逼走了大量人才吗?这才是后面一种设计公司的大好机会。
公司承担责任,当然也不是蛮干硬挺,其实项目资源配置有着非常大的优化空间。例如前面我提到的长达数年的 “穷举法”项目,如果由于种种原因不能退出止损,也不是每一个时段都要上很多人做到很深的。为了在不损伤员工利益的情况下又控制住项目成本,可以暗中把项目组的大部分人抽走,留下一两个人对付下去,知道对方有了阶段性的明确方向,再投人进去也会相对损失较小。
Time-cost, 就是用来帮助设计公司合理调配项目资源的工具。
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还不是资源调配,而是能够及时止损。Time-cost能够让公司管理者实时了解项目的成本情况,在必要的时候,终止毒药项目。